《世界名画家全集——米勒》

—— 何政广 主编

《米勒》

   他的艺术一直在表现生活与感情,作画不仅是造型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思想的传达。这是米勒艺术的精髓。所以,他的画思想集中,构图坚实,描写单纯化,而且具有古典主义的象征。在另一方面,他的画可以说是生活与艺术的交流。他以对人生的感受,形之于绘画作品中。欣赏米勒的艺术,要从生活与精神两方面去体验。

    我们的生活里都有预想不到的波折,勇往迈进,创造未来,说不定就会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对于画家,最重要的是他创造的目的何在,与达到这个目的的方法。

    “要创造美,最重要的是酝酿在胸怀中吐之方快的情操,并不是那些描绘的内容如何如何。这种情操也反映了一位画家创造力的兴衰。”米勒这句话的意义不外指一件作品的美或丑是微不足道的,最重要的是那驱使画家创作的一股热情与冲劲。这股热情与冲劲使作品充满表现力,并洋溢着美感。表现力与美感是相辅并行的。“美并不存在于一个人的脸上,而是存在于全身里,在那些和画题互相辉映的陪衬的平衡之中,美也就是表现。”美是存在于心灵的一种事物,并不存在于肉体。

    米勒的这种理论不是单指造型美,是一目了然的,他所要求于绘画上的美,是清晰与力感。米勒说:“我宁愿不发一言,也不愿意讲得有气无力,半死不活。”他的思想像个作家与实干家一般,不以自己的作品来讨人喜欢,而是以思想与意志来感动人,并且以此作为自己终身抱负的一种伟大睿智的艺术家思想。

    米勒的作品所以具有无以类比的雄辩力,产生于他那种无懈可击的构图理论和扣人心弦的美丽辞句,律动感及统一性。米勒说绘画须顾及统一均衡,恬静与调和,甚至这些与画框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一件作品必须是得纯粹的不容许其他杂碎的事情渗透的单一物体。对于作品不可缺少的任何微小的东西都应不吝摄取,至于那些不需要的,即使是富丽堂皇也得忌讳使用。

    一件作品必须要有统御整个作品的中心思想,并且依据这个思想的原则严密地安排组合所需要的要素,并且将那些多余的视如敝履,毫不吝惜地予以抛弃。

    最重要的是要能看透物体的形象,对于一幅画任何小小的一笔都具有某种意识与表现的内涵。

    完成一件作品,重点在于所要描绘的整体的真实性,而不是那些细节。何者是主题根本不成问题,最重要的是是否具有永久不变吸引人的对象物,其余则是陪衬。除了这个对象之外,你更要非常专心,这才能称为臻于绘画的真境界。这个对象物必须具有扣人心弦的力量,因此你必须竭尽所能反复地细查对象物,然后赋予最确实的色彩。

    假如恰其相反,在你的画里到处显露那卓越又均等的细节,这画必然使观赏者兴趣索然。因为一切都同样使人感到迷惑与兴致勃勃的话,其结果必是一无是处。这是因为失去了分别所致。当我们将一件作品毫无限制地予以延伸,终必使你不知何如何终并难以收拾,半途而废。我们必须顾虑到整个画面的完整统一而逐步完成,严格地说,一件作品可以没有色彩,但绝不能失去调和。

    画家必须先在脑海里绘画,万不可毫无思索地即刻执笔涂抹,应该将那掩盖着画的面纱先在脑中一层层揭开。

    对于喜以作品来表达自己思想内涵的艺术家而言,他的作品价值也就是他的思想价值。

画画之体会

—— 张珊珊

 看电视剧《鬓边不是海棠红》深有感触。剧中人京剧班主商细蕊对待艺术地执着,坚毅,不畏权势,不怕困难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剧中有一句台词“他人在红尘,魂在戏里。”商细蕊全身心溶入戏中,对戏剧精益求精。他说,外来的力量不管用,关键是内在的功力,要用魂来唱戏。

    画画何尝不是如此?画画不是闲情逸致,不是茶余饭后,而是呕心沥血。每一根线条,每一个墨点,每一块颜色,一线一点一面,无不浸透画者的心血,凝练着画者的魂魄。

    唱京剧,演员要深入到角色中,和角色融为一体,才能唱出好戏。画画,画者也是要深入到绘画的对象中去,和画中人进行心灵的沟通,才能让所画之人在画纸上立起来。我画虞姬这个人物时,先是要读有关楚汉之争时期的书,从书中了解这个人物,然后又看京剧《霸王别姬》,从舞台艺术形象上作进一步了解,再读《垓下歌》和《和垓下歌》,从诗中感受项羽和虞姬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

    如何在一幅画中表现出两个有着鲜明个性的人物呢?我在画中运用动感很强的涡轮线,用夸张的衣袖以及视觉冲击力很强的橘红色来表现虞姬刚烈的性格。用京剧中的霸王脸谱来表现楚霸王。这幅画虞姬是主角,所以把霸王的脸谱隐在虞姬舞动的长袍中,霸王细密的胡须直线和虞姬舞动的涡轮线形成静与动的对比,更衬托出虞姬舞剑时的气势及霸王的无奈。

    画这张画时,我似乎能听到霸王和虞姬的歌声,我的心随着虞姬舞动的长袍跳动,画着画着,眼泪流了下来,止也止不住,心里隐隐作痛。一张画画完竟感到精疲力尽。

    画画虽然很累,却是我一生所爱。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心中那最美的瞬间,最美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