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时代》

—— 中国 吴军

《智能时代》一

     未来的社会,属于那些具有创意的人,包括计算机科学家,而不属于掌握某种技能做重复工作的人。

    ……

    因此,如何处理数据,过滤掉没有用的噪声和删除有害的数据,从而获得数据背后的信息,就成为技术甚至是一种艺术。

    数据之间常常有我们意想不到的关联性,不仅可以获得想要的信息,而且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在大数据时代即将到来的时候,一些人敏锐地觉察出了这一点。

    ……

    使用不具有代表性的数据得到的结论可能要“坑死人”。

    ……

    大数据是一种思维方式的改变。现在的数据量相比过去大了很多,量变带来了质变,思维方式,做事情的方法就应该和以往有所不同。

    ……

    我们对大数据重要性的认识不应该只停留在统计,改进产品和销售,或者提供决策的支持上,而应该看到它(和摩尔定律,数学模型一起)导致了机器智能的产生。而机器一旦产生和人类类似的智能,就将对人类社会产生重大的影响。毫不夸张地讲,决定今后的20年经济发展的是大数据和由之而来的智能革命。

    ……

    笛卡尔的贡献在于提出了科学的方法论,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

   牛顿通过自己的伟大成就宣告了科学时代的来临,作为思想家,他让人们相信世界万物的运动变化规律是可以被认识的,他告诉人们:世界万物是运动的,而这些运动遵循着确定性的规律,这些规律又是可以被认识的。牛顿的这些发现,给人类带来了从未有过的自信。

    牛顿作为思想家的贡献还在于他指出了任何正确的理论从形式上讲都是简单的,同时又有非常好的通用性,这与东方哲学中的大道至简思想不谋而合。

    ……

    这也是机械思维的重要特征——所有问题有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法。

    ……

    牛顿找到了开启工业革命大门的钥匙,而瓦特拿着这把钥匙开启了工业革命的大门。

   机械的广泛使用和机械的思维方式直接导致了人类迄今为止的最伟大的事件——工业革命。

    ……

    《智能时代》二

    信息论完全是建立在不确定性的基础上,而要消除这种不确定性,就要引入信息。至于要引入多少信息,则要看系统中的不确定性有多大。这中思路成为信息时代做事情的根本方法。

    ……

    大数据的科学基础是信息论,它的本质就是利用信息消除不确定性,虽然人类使用信息由来已久,但是到了大数据时代,量变带来质变,以至于人们忽然发现,采用信息论的思维方式可以让过去很多难题迎刃而解。

    在大数据时代,我们能够得益于一种新的思维方法——从大量的数据中直接找到答案,即使不知道原因。这一方面给了我们一个找捷径的方法,同时我们不会因为缺乏运气而被问题难倒;另一方面,这种找不到原因的答案我们是否敢接受呢?如果我们愿意接受,那么我们的思维方式已经跳出了机械时代单纯追求因果关系的做法,开始具有大数据思维了。

  很多时候,落后与先进的差距,不是购买一些机器或者引进一些技术就能够弥补的,落后最可怕的地方是思维方式的落后。西方在近代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思维方式的全面领先。

    ……

   机械思维曾经是改变了人类工作方式的革命性的方法论,并且在工业革命和后来全球工业化的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今天它在很多地方依然能够指导我们的行动。如果我们能够找到确定性(或者可预测性)和因果关系,这依然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今天我们面临的复杂情况,已经不是机械时代用几个定律就能够讲清楚的了,不确定性,或者说难以找到确定性,是今天社会的常态。在无法确定因果关系时,数据为我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新方法,数据中所包含的信息可以帮助我们消除不确定性,而数据之间的相关性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取代原来的因果关系,帮助我们得到我们想知道的答案,这便是大数据思维的核心。大数据思维和原有的机械思维并非完全对立,它更多是对后者的补充。在新的时代,一定需要新的方法论,也一定会产生新的方法论。

    ……

    大数据思维不是抽象的,而且有一整套方法可以让人们能够通过寻找相关性最后解决各种各样的难题。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在接受大数据思维,改变做事情的方式之后,就有可能实现一些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梦想。

    ……

    在每一个重大技术革命开始的时候,真正勇敢地投身到技术革命大潮中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则会犹豫和观象。在智能革命到来之际,每一个人也有两种选择,要么加入到这一次浪潮中,要么观望徘徊,最后被淘汰。当然,大多数人的观望,犹豫和徘徊,给了百分之二的人以机会,使得愿意吃螃蟹的人在奋斗的道路上少了很多竞争对手。***

《做你自已》

—— 美 彼得 • 巴菲特

《做你自己》一

    任何一个领域中的好老师,都远非传递信息这么简单,他们会传授自己的一些要领。因此,每位老师独具的教学方式,可能更重于他们在技巧上对我的助益。

    ……

    只有把基本功练扎实后,你的想象力才可能有质的飞跃。如果没有枯燥的磨练做基础,创造力不会为你酿造杰作,只会带来四不象的残次品。

    ……

    从第二位老师这里,我懂得了每次把手指放到琴键上时我都会面临一个选择,不仅是弹奏哪个音符的问题——如何使它听起来像我弹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如何使它听起来有我的风格。

    第三位老师以此为基础将其提升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境界。对她而言,音符和规则只是最基本的原材料。我们学习它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将其升华。声音只是一个手段,其目标是到达一个更为重要的终点:自我表达。

    ……

    相融合的各项元素开始变得丰富起来;令人兴奋,惶恐!你如何操控心中的情感,如何通过头脑中掌握的知识使之升华,并将之转化成指尖弹奏的音符呢?人生方程式中包含了多少灵魂,冒险和自我袒露?需要多少自我认知,多少自我放纵?如果你深入到内心深处,将最原始和最切身的感受投入到音乐中,最终却所获无几,你会如何抉择?

    ……

    快乐本身是一种志向吗?怎么不是?在我看来,认真,热切地追求快乐,与在其他领域实现成功,都需要具备相同的品质:耐心,自知之明,走出逆境的能力和坚定的信念。

    ……

    但我的观点是:不管我们的喜好,才能和性情有多么错综复杂,各种因素总会有一个交汇点,只要我们有耐心,眼界开阔,或许还需要点运气,那么我们一定会找到那个交汇点。我们真正的志向,会在那个交汇点上静候我们的光临。

    ……

    不过,我常自问,一方面我们积极,务实,有力地下决心抓住时机,另一方面我们因害怕落后心生恐惧,又以恐惧为动力盲目向前。它们的界线在哪里呢?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错失的比得到的还要多?

    ……

    在一个忙碌的年轻人看来,这种静坐似乎是在浪费时间。但我想说的是,中途停下来自省永远不会是浪费时间,这是一种对时间的投资。我认为这是一个人所能实现的最有价值的投资。

    ……

   任何一个经济学家都会告诉你,不可替代物比可替代物更具价值。事实证明家,金钱是唯一可代替的东西。货币是抽象的,你今天可以拥有,明天就可能失去,后天也可以再次拥有。

   但你不能复制一个人或一段经历,你不能让夕阳或爽朗的笑声精确重现,你甚至不能重新找回悄悄溜走的一个生活瞬间,浪费的时间也会一去不复返。

   但我觉得,对于年轻人来说,简朴的生活就像是崎岖道路上磨练自己掌控生活的一个必经阶段。这不是处罚,而是一项有益的挑战。一文不名的状态完全适合于职业生涯的初期。它可以考验我们的智慧和心境,并恰当地将我们的视线从“物质”转向人和领悟上。

    ……

   《做你自己》二

    一份敷衍的作品,将成为你心里永远的疙瘩。

    ……

    我认为人们常常将愿望的实现看作是一种完结,但如果将其看作是起点难道不是更有意义吗?看到愿望指引我们走得很远,才会真正让人感到兴奋和充实。

    ……

   两种情况下,都存在同一个问题:我们误把“以为自己想要的”当成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当愿望落空,当我们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时,我们会被迫放眼更远的地方,会更努力,更深入地思考我们真正想要什么,什么才会使我们真正获得快乐。有时候,愿望不能成真反而是一种解放。

    愿望载着我们驶向某个盼望已久的目的地,它往往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到某一个特定焦点上,这很好,制定目标并为之全力以赴,常常能提升自我尊重,且带来很大的快乐。

   但是这里也潜藏着危险。精确的目标会使我们对其他选择视而不见。当目标搁浅,当愿望幻灭,我们就会被迫擦拭自己的眼睛,并放眼更广阔的世界。

    ……

    我们争取成功,我们梦想成功,我们在书中阅读获得成功的黄金定律;我们赞美,羡慕,甚至奉承别人的成功;有时我们也会明里暗里地嫉妒他人的成功。我们似乎认为,成功必然意味着幸福和满足,而成功的缺失只能滋生失望和沮丧。

    在我看来,“成功”应以个人成就的本质进行定义。那个人究竟完成了什么?她对别人帮助吗?他是否发挥了自己独特的潜质?她在工作和生活中是否充满激情和创意?他正在追求的东西中有无内在的价值?

    但可惜的是,如今人们对于成功的定义与本质似乎没有多大联系。我们不再关注企业或事业的本质,而只关注它所带来的回报,这种回报一般都以金钱来衡量。

    为什么我们要将自己托付于一个多变且不可控的外部世界,不仅让这个世界告诉我们自身的收入几何,还要告诉我们自己真正的价值几何?

    只有个性化的成功定义才具有意义并能够引发共鸣。我无法确定你的成功由何构成,更不要说对其进行主宰,你也不能对我的成功进行定义。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通过努力,探索属于自己成功的模式。

    我们不必以相同的模式定义“成功”,也不必采用相同的标准进行“计分”。重要的是我们拥有相同的心路历程,重要的是我们都在追寻各自的激情。

    基本上,我们认为“成功”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做你自己》三

    我的音乐创作生涯始于10秒钟的插播广告,后来提升到30秒钟的商业广告,然后到4分钟的曲子。但现在无论是在规模上还是在促使我创作的动力上,我都在进行着一个巨大的飞跃。我为什么敢于这样做?是什么给予了我干更大事情的信心?事实上,我现在所致力的工作冲出了小我的范围,一种更大的目标在召唤我创作更大范畴的音乐。于是我再次感觉自己人生变得更加丰富,我所收获的丝毫不亚于所付出的。

    ……

    是的,自我奉献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事情,也是一种冒险,一种自我探索。在自我奉献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自己的本真,看清了我们可以给予的东西。没有人可以保证给予的过程会很顺利,且事事如我所愿。

    但有一点相当肯定,那就是我们在自我奉献的过程中需要扩展,跨出我们舒适的空间,并打破我们日常生活习惯。

    也就是这种潜在的艰辛和痛苦,让人们会很自然地对真正的自我奉献产生一定的抵触。我很清楚这种感觉,因为我自己就有过这种经历。

    跟每个人的人生一样,我的人生既有改变也有坚持,无论是10岁的我还是30岁的我,他们都是同一个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关注范围已经逐渐向外扩展。在经历了更多的岁月之后,我对自己的需求思考的越来越少,因为年轻时那些困难和决定性的工作已经大致完成(绝不是全部完成)!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志向并已全情投入,我已经证明了自己需要证明的东西。我现在关注的是不断继续扩展音乐和慈善的边界,从而使我能有更多的东西馈赠他人。

    ……

    老实说,我对自己打造的人生感到自豪。这种自豪涌动着感激,我真心地承认自己很幸运。然而,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挑战,正如我开篇提到的那样,我需要应对一个挑战,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优势。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人生感到自豪,因为打造人生是每一个生命所享有的机会,这个机会有着深远而又神圣的意义,人生由我们打造,没有人可以替代我们做什么,也没有人有权利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去做。

《局外人》

—— 加缪

  ……

     这是妈妈的一个想法,她常常说,到头来,人什么都能习惯。

    ……

    于是我明白了,一个人哪怕只生活过一天,也可以毫无困难地在监狱里过上一百年。他会有足够的东西来会回忆而不至于感到烦闷。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好处。

    ……

    有一天我发现了一块旧报纸,那上面有一则新闻,开头已经没有了,但看得出来事情是发生在捷克斯洛伐克。一个人离开捷克的一个农村,外出谋生。二十五年之后,他发了财,带着老婆和一个孩子回来了,他的母亲和他的妹妹在家乡开了个旅店,为了让她们吃一惊,他把老婆孩子放在另一个地方,自己到了母亲的旅店里,他进去的时候,她没认出他来。他想开个玩笑,竟租了个房间,并亮出他的钱来。夜里,他的母亲和妹妹用大锤把他打死,偷了他的钱,把尸体扔进河里。第二天早晨,他妻子来了,无意中说出那旅客的姓名。母亲上了吊,妹妹投了井。这段故事,我不知道读了几千遍。一方面,这不像真的;另一方面,却又很自然。无论如何,我觉得那个旅客有点自作自受,永远也不应该演戏。

    ……

    可以这么说,他们好像在处理这宗案子时把我撇在一边。一切都在没有我的干预下进行着。我的命运被决定,而根本不征求我的意见。我不时地真想打断他们,对他们说:“可说来说去,究竟谁是被告?被告也很重要的。我也有话要说呀。”

    ……

    我揪住他的长袍的领子,把我内心深处的话,喜怒交迸的强烈冲动,劈头盖脸地朝他发泄出来。他的脾气不是那样的确信无疑吗?然而,他的任何确信无疑,都抵不上一根女人的头发。他甚至连活着不活着都没有把握,因为他活着就如同死了一样。而我,我好像是两手空空。但是我对自己有把握,对一切都有把握,比他有把握,对我的生命和那即将到来的死亡有把握。是的,我只有这么一点儿把握。但是至少,我抓住了这个真理,正如真理抓住了我一样。我从前有理,我现在有理,我永远有理。我曾以某种方式生活过,我也可能以另一种方式生活。我做过这件事,没有做过那件事。我干了某一件事而没有干另一件事。而以后呢?仿佛我一直等着的就是这一分钟,就是这个我将被证明无罪的黎明。什么都不重要,我很知道为什么。他也知道为什么。在我所度过的整个这段荒诞的生活里,一种阴暗的气息穿越尚未到来的岁月,从遥远的未来向我扑来,这股气息所过之处,使别人向我建议的一切都变得毫无差别,未来的生活并不比我以往的生活更真实。

    ……

    在一个个生命将尽的养老院周围,夜晚如同一段令人伤感的时刻。妈妈已经离死亡那么近了,该是感到了解脱,准备把一切再重新过一遍。任何人,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哭她。我也是,我也感到准备好把一切再过一遍。好像这巨大的愤怒清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使我失去希望。面对着充满信息和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的动人的冷漠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我觉得我过的曾经是幸福的,我现在仍然是幸福的。为了把一切都做得完善,为了使我感到不那么孤独,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观看,希望他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