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能忘却…》

—— 张珊珊


《为了不能忘却-天山雪莲》

《为了不能忘却-兵团的棉花姑娘》

《为了不能忘却-戈壁母亲》

《为了不能忘却-军垦第一犁》

《为了不能忘却-地窝子》

《为了不能忘却-生活用具》

《为了不能忘却-一件军大衣》

《为了不能忘却-女拖拉机手》

《为了不能忘却-兵团女战士》

《为了不能忘却-胡杨》

《 我画“为了不能忘却…”》

—— 张珊珊

2001年的夏天,我和几个朋友去新疆的北疆旅游,途经石河子时我们停留了一天。来到石河子,我为它的美丽震惊!在石河子广场有两座巨大的铜雕,一座是“军垦第一犁”一座是“戈壁母亲”,我久久地站立在雕像前,心灵感到一种振憾与冲击。这两座雕像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久久,久久挥之不去。

    2010年5月,我因病住进乌鲁木齐新疆自治区中医院CCU,和我同病房的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她病的很重,她的老伴已年逾八十,每日过来照顾她。他告诉我们他参加过解放战争的渡江战役,全国解放后他们部队到北京修建十三陵水库,后来部队调到新疆全建制就地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他的老伴是从山东进疆的青年。有一天,老太太想吃杏子,老伴便出去买,回来时只见他手里拿着两个杏子,洗干净后给老太太吃。我问他为什么只买两个?他说:“现在杏子刚下来,很贵。我们退休工资不多,要省着花,她有病,给她买两个嚐嚐就行了。”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很难受,我问他:“你参加过渡江战役,参加过北京十三陵水库的修建,参加了新疆的建设,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待遇这么低,心里平衡吗?后悔吗?”他很平静地回答:“我参加革命时很年轻,我们一起有很多人,后来大部分人都牺牲了,我是幸存者。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为的就是建立新中国,让后代过上好日子,现在这些都实现了,我还活着,有什么不平衡,有什么后悔呢?”听到这些,看着他们两口子,我眼前现出那两尊雕像,我真想再去一次石河子,再看看石河子广场。但由于身体原因,再也没有去成。我便在网上查阅兵团军垦博物馆的资料,查阅“戈壁母亲”的资料。

   资料显示:

    新中国成立之初,共和国领袖们为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安宁,做出了在新疆屯垦戍边的英明决策。

    二十万解放军官兵铸剑为犁,垦荒屯田,扎根边疆,以改变自汉代以来,历代屯垦一代而终的局面,达到国家的长治久安。但如果官兵的婚姻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影响这一战略目标的顺利实现。当时王震上书中央,组织动员大批妇女进疆,参加边疆建设。1949年从陕西、甘肃青年女学生中征兵千余人,1951年从华东野战医院征调未婚山东籍女医护人员1200名,1950–1952年从湖南征青年女兵八千人,1952–1954年从山东征女兵2万人。这些早期进疆的青年妇女在荒凉的戈壁滩上拓荒创业,献了青春献终身,组成了中国屯垦戍边历史上的第一批家庭,并在那里生儿育女……。在新疆屯垦戍边,是一场更为艰巨、更为漫长的战斗。面对望不到边的沙漠戈壁,碱滩沼泽,数千年来,几乎没有人梦想过能从那些地方长出粮食,援疆女青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荒凉的戈壁滩上留下了青春和生命的印记。在荒凉的大漠戈壁,她们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也孕育了热爱、宽容、大义和坚韧,被誉为新疆荒原上第一代母亲。可以说她们是新中国建设史上最值得赞誉的女性群体之一。

    看完这些资料,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什么是伟大,什么人是英雄?

    我曾在2003年3月在北京徐悲鸿纪念馆举办名为张珊珊工笔重彩“东方女性”专题画展,东方女性组画里从开天劈地的女娲画到清代的香妃,当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画到香妃就停止了,应该继续画下去。从2003年到2018年,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继续“东方女性”这一主题,把这组画完成。

    十五年过去了,我常常想起“戈壁母亲”的雕像,尤其是看完军垦博物馆的资料后,“东方女性”最后的画就定位在“戈壁母亲”上。

    在查找资料的过程中,军垦战士艰苦卓绝的奋斗,无怨无悔献身边疆的事迹感染着我,我又想把戈壁母亲拓展成组画,起名为“为了不能忘却……”。

    这组画由十一幅作品组成,1、戈壁母亲,2、军垦第一犁,3、女拖拉机手,4、军垦女战士,5、收棉花的女青年,6、地窝子,7、地窝子里的婚房,8、生活用具,9、一件军大衣,10、戈壁滩上的胡杨,11、天山上的雪莲花。画这些画的时候,我的心情很沉重,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姑娘们没有卷曲的波浪长发,没有进口的眉笔、口红、脂粉,没有时尚的衣服,但她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眼睛里闪烁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她们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动人的女性!那件军大衣,我不知它被穿了多少年,辗转了多少地方,我不知道为了缝补那些破洞,她们是如何费尽心思去寻找各种布头,在昏暗的油灯下一针针缝补,画着画着我的泪水就流了下来……。结婚是人生一大喜事,人们都会倾尽所有去组建这个家,可她们的所有呢,一个地窝子,一张铺着草的木床,一只旧箱子,土墙贴上了大红的喜字,这就是姑娘的婚房,幸福就从这里展开……

    有谁知道她们的名字呢?授奖大会上有她们的奖章吗?一个默默奉献的英雄群体,一个个为共和国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无名英雄,她们是戈壁滩上千年不倒的胡杨,是天山上盛开的雪莲花!

    这组画我取名为“为了不能忘却……”,不能忘却什么?病房里那位老人平静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我参加革命时很年轻,我们一起有很多人,后来大部分人都牺牲了,我是幸存者。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为的就是建立新中国,让后代过上好日子。现在这些都实现了,我还活着,有什么不平衡?有什么后悔呢?”这就是这位老人的初心!不能忘却,就是不能忘却初心!不能忘却历史!

《 西去列车的窗口》(节选)

—— 贺敬之

在九曲黄河的上游,

在西去列车的窗口,

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

是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时候。

一站站灯火扑来,象流萤飞走,

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

此刻,满车歌声已经停歇,

婴儿在母亲怀中已经睡熟。

呵,在这样的路上,这样的时候,

在这一节车厢,这一个窗口——

你可曾看见:那些年轻人闪亮的眼睛

在遥望六盘山高耸的峰头?

你可曾想见:那些年轻人火热的胸口

在渴望人生路上第一个战斗?

你可曾听到呵,在车厢里:

仿佛响起井冈山拂晓攻击的怒吼?

你可曾望到呵,灯光下:

好像举起南泥湾披荆斩棘的镢头?

呵,大西北这个平静的夏夜,

呵。西去列车这不平静的窗口!

一群青年人的肩紧靠这一个壮年人的肩,

看多少手久久地拉着这双手……

他们呵,打从哪里来?又往哪里走?

他们属于哪个家庭?是什么样的亲友?

他呵,塔里木垦区派出的带队人——

他们,上海青年参加边疆建设的大队——军垦农场即将报到的新战友。

……

呵,祖国的万里山河!……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一路上,扬旗起落……

苏州…郑州…兰州……

一路上,倾心交谈——

人生…革命…战斗……

而现在,是出发的第几个夜晚了呢?

今晚的谈话又是这样久,这样久……

看飞奔的列车,已经驶过古长城的垛口,

窗外明月,照耀着积雪的祁连山头……

但是,“接着讲吧,接着讲吧!

那杆血染的红旗以后怎么样呵,以后?……

说下去吧,说下去吧!

那把汗浸的镢头,开呵,开到什么时候?”

“以后,以后……那红旗呵……

红旗插上了天安门的城楼……

以后,以后……那南泥湾的镢头呵

开出今天沙漠上第一块绿洲……”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现在,红旗呵镢头,已传到你们的手,

现在,荒原上的新战役,正把你们等候!

看,老战士从座位上站起——

月光和灯光,照亮他展开的眉头……

看,青年们一起涌向窗前——

头一阵大漠的风尘,翻卷起他们新装的衣袖!

……

…戈壁荒原上,你漫天的走石飞沙阿,

…革命道路上,你阵阵的雷鸣风吼!

乌云,在我们眼前……

阴风,在我们背后……

江山阿,在我们肩!

红旗呵,在我们的手!

呵,眼前的这一切一切呵,

让我们说:胜利呵——我们能够!

……

呵,我亲爱的老同志!

我亲爱的新战友!

现在,允许我上前来吧,

再一次,再一次拉紧你们的手!

西去列车这几个不能成眠的夜晚呵,

我已经听了很久,看了很久,想了很久……

我不能,不能抑止我眼中的热泪啊,

我怎能,怎能平息我激跳的心头!

我们有这样的老战士呵,

是的,我们一定能够!

我们有这样的新战友呵,

是的,我们——能够!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万里江山呵!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滚滚洪流!

现在,让我们把窗帘打开吧,

看车窗外,已是朝霞满天的时候!

来,让我们高声歌唱呵——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女娲

作品背景:神话传说

一、画中诗词

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蛟虫死, 颛民生。

—— 《淮南子》

二、作品介绍

女娲补天是一个神话故事,神话作者以高度的想象力塑造了一个勇敢、智慧,为民除害的顶天立地的女性形象。从盘古开天地,揭开了人类历史,人类便开始了与大自然的斗争。可以说女娲是我国千古第一女英雄。《淮南子》中这样描述女娲:“往古之时,四极废,九洲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烂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炉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蛟虫死,颛民生。”

—— 张珊珊

娥皇、 女英

作品背景:神话传说

一、画中诗词

帝子降兮北渚 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 战国 • 屈原 • 《九歌*湘夫人》

二、作品介绍

传说娥皇女英是尧帝的两个女儿,舜帝的两个妃子,舜帝在南巡中死于苍梧,葬于九嶷山(今湖南省宁远县),娥皇、女英闻耗,追到南方吊祭恸哭,后双双投入湘水以殉情。由于她们悲痛的眼泪洒满翠竹,使翠竹也显示出斑斑的泪痕,这就是传说中的“斑竹”(又称湘妃竹)的由来。二妃哭夫,泪染斑竹的美丽动人的故事,体现了中国妇女忠于爱情的高尚情操。屈原在他的《九歌*湘夫人》中这样写:“帝子降兮北渚 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李白在《远别离》中这样写:“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离苦。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兮鬼啸雨,我纵言之将何补,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尧舜当之亦禅禹,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或言尧幽囚,舜野死,九嶷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帝子泣兮绿云间,随风波兮去无还,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毛泽东在他的诗《七律*答友人》中更有新意,“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廖廓,芙蓉国里尽朝晖。”一个神话传说,竟有这么多的大诗人歌之咏之,可见其故事感人至深。

—— 张珊珊

织女

作品背景:神话传说

一、画中诗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 北宋 • 秦观 • 《鹊桥仙·纤云弄巧》

二、作品介绍

遥望星空,天河横洹,在天河的东畔,有颗织女星,她与河西的牛郎星遥遥相对,千古闪耀着寂寞等待的光芒.传说织女原是天帝的女儿,因羡慕凡间男耕女织、日出而做、日暮而息的和睦生活,遂偷偷下凡。天帝知道她偷出天庭后,大为震怒,命天兵天将将她捉拿回去。牛郎得到神牛的帮助也追上天,无奈被天河阻隔,倆人只得在天河两岸依依相待……

—— 张珊珊

巫山神女

作品背景:神话传说

一、画中诗词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 先秦 • 宋玉 • 《高唐赋》

二、作品介绍

春秋战国时期,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襄王为其景感到惊异说于宋玉,宋玉作《高唐赋》以描述这一景观。赋中这样写:“昔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旦朝视之如云,故为立庙,号曰:‘朝云’。王曰:“朝云始出,状若何也?”玉对曰:“其始出也,兮 无若松,其少进也,晰兮娇姬。扬袂鄣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若驷马,建羽旗,湫兮如风,凄风如雨。风止雨霁,云无所处。”楚怀王梦游高唐,南柯梦醒,难忘倩影,建庙以祀瑶姬。这则美丽的故事对中国文学影响很大,许多成语,例如:高唐之梦、云雨之情、巫山云雨等,还如诗句:“除却巫山不是云”等等,皆由此生出。巫山神女除了能带给人们无限美的联想以外,让三峡造福于人类成了新中国几代领导人的愿望,三峡大坝的建成,更使巫山神女的美丽走向整个世界。 正象毛泽东的诗中所说:“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 平湖。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 张珊珊

西施

作品背景:春秋末年

一、画中诗词

作品左: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皓齿信难开,沉吟碧水间。 

—— 唐 • 李白 • 《西施 / 咏苎萝山》

作品右:千重越甲夜围城,战罢君王醉不知,若论破吴第一功,黄金且合酬西施。

—— 北宋 • 郑獬 •《蠡口》

二、人物介绍

西施,又称西子,姓施名夷光,苎萝(今浙江省诸暨县)人,春秋末年越国著名美女。西施出身贫苦家庭,小时候常在苎萝山下的小溪边浣纱。公元前四九四年,吴王夫差在天椒(今浙江省绍兴)击败越国,越王勾践退守会稽山,受吴军重围,被迫向吴军求和.后来,勾践用范蠡的计策,找到美女西施献给吴王.西施不负重望,把吴王迷惑的众叛亲离,政治紊乱,且多次掩护了越王东山再起的行动.天从人原,越国计策成功,吴国终于被越国灭亡。 “西施的文学形象初创于汉代赵哗的《吴越春秋》和袁康的《越绝书》,为了国家的利益她忍辱负重,充当了一个被人唾骂的女间谍,她又是中古代女性美的代表,’西施’一词几乎与‘美人’一词同义。明人梁晨渔将其形象搬上舞台,创作了传奇《浣纱记》,该剧即成为昆曲的开山剧目。以后又有徐石麒的《浮西施》剧,当代梅兰芳又编演京剧《西施》;古典小说《东周列国誌》则塑造了她的小说艺术形象,当代则有台湾南宫博所著的长篇小说《西施》。这众多样式的西施文学形象,都共同表现了西施的舍身救国。”

—— 摘自石平《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妇女形象概说》

在绘画中,西施更是历代画家屡画不绝的艺术形象。在“东方女性”组画中,画作者认为一幅画难以表现西施既是美人,同时又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的形象,便以两幅画来表现。一幅为西施浣纱,着重表现她的清纯美丽,朴素的衣着却无法遮挡她青春的魅力,通篇用的几乎都是绿色;一幅为西施进宫,冷冷的紫色透出西施凄凉的心境,她衣着华丽,一步一回头地迈向那漫无边际的宫阶,踏上了一个女间谍的不归路……

—— 张珊珊

虞姬

作品背景:楚汉之争时期

一、画中曲赋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 楚汉之争时期 • 项羽 • 《垓下歌》

二、人物介绍

虞姬,秦末虞地(今江苏省吴县)人,西楚霸王项羽的宠姬,善舞剑。虞姬爱慕项羽的勇猛,嫁与项羽为妾。项羽入关后,自立为西楚霸王,虞姬与项羽形影不离,感情甚笃。 

秦亡,项羽与刘邦争夺天下,公元前二零二年,项羽被刘邦困于垓下(今安徽省灵壁),兵孤粮尽,夜闻四面楚歌,以为楚地尽失。他饮酒帐中,对着虞姬唱起悲壮的《垓下歌》,虞姬起舞,含泪唱出《和垓下歌》,歌云:“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拔剑自刎。 清朝诗人何溥的《虞美人》诗云:“遗恨江东应未消,芳魂零乱任风飘,八千子弟同归汉,不负君恩是瘦腰(指虞姬)。” “霸王别姬”是战国时期最为动人的故事之一。虞姬忠于爱情,为让项羽尽早逃生,拔剑自刎,其情,惊天地!其义,泣鬼神!

作者在画中运用动感很强的涡轮线、夸张的衣袖以及视觉冲击力很强的桔红色来表现虞姬刚烈的性格。这里的霸王用大家都很熟悉的京剧霸王脸谱,为了不夺虞姬的形 象,只把霸王隐在虞姬舞动的袍子中,霸王细密的胡须直线和虞姬身上的涡轮曲线形成静与动的对比,更衬托出虞姬舞剑时旋转的动感。

—— 张珊珊

貂蝉

作品背景:东汉

一、画中诗词

一点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春。 丁香舌吐衠钢剑,要斩奸邪乱国臣。

—— 元末明初 • 罗贯中 • 《三国演义》

二、人物介绍

以色令其智昏,挑拨使离间反目,成大事者,莫过于貂婵.貂婵之名,虽不见于正史,但在《三国演义》中,她却是一个重要角色。貂婵拜月的故事,至今家喻户晓。 西施、昭君、貂婵,她们是中国古代文学中女性形象的另一类。她们姿色美,品格美,都是中国古代名列前茅的著名美人。但她们又都勇于牺牲个人的幸福,为国家为民族而慷慨献身。她们的事迹和形象虽不象花木兰、穆桂 英那么豪壮,但却别有一种刚烈!

—— 张珊珊

王昭君

作品背景:汉

一、人物介绍

王昭君,姓王名嫱,南郡秭归(今湖北省兴县)人,她出身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汉元帝初年应选入宫。因王嫱不愿依靠贿赂进幸,被毛延寿丑化形象,遂打入冷宫,未获招幸。公元前三三年(汉元帝竞宁元年),匈奴呼韓邪单于到长安朝见汉元帝,以保卫边塞安宁作为和亲条件,汉元帝答应他的请求。王嫱向掖庭令(掌管宫女的宦官)自荐,表示“愿和亲远嫁匈奴,万死不辞。”汉元帝见画册中的王嫱容貌不美,遂答应。

王昭君出塞和亲,使汉朝与匈奴和好,边塞烽烟熄灭了五十载。元代诗人赵介的<<题昭君图>>诗云“玉筋啼红别汉京,天骄含笑拟长城,旁人莫讶腰肢瘦,犹胜骠姚千万兵。”

王昭君,史有其人,<<史记>>、<<汉书>>对其人都有记载。但是文学形象的王昭君却比历史上的真人其经历、情感要复杂的多,丰富的多。<<青冢志>>录咏昭君,唐诗有60多首,宋诗有38首,其中以陈后主、白居易、王安石等人所作最有名。她已成为各时代怀有不同思想情感的作 家表达其不同意向的一个文学载体。

历代的文学作品中多以悲切的笔调来书写王昭君,画的作者认为,王昭君出塞和亲,不论是于国还是于私都是一件喜事。如果倒过来想,她若没出塞将是怎样的一个后果?她已被毛延寿丑化,等待她的命运将是终身幽禁后宫。出塞,对于王昭君来说无疑是给了她一条生路,更何况能换来国家的安宁!只能说王昭君比宫内的其他女性更有远见,更具魄力。所以在这组画中,画作者运用喜庆的暖色调来烘托王昭君自请出塞时发自内心的自信与喜悦及她的使命感!

—— 张珊珊

蔡文姬

作品背景:东汉

一、画中诗词

左: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怨兮欲问天,天苍苍兮上无缘。举头仰望兮空云烟,九拍怀情兮谁与传?

—— 《胡笳十八拍》• 蔡文姬

右:玄云合兮翳月星。北风厉兮肃泠泠。胡笳动兮边马鸣。孤雁归兮声嘤嘤。乐人兴兮弹琴筝。音相和兮悲且清。心吐思兮胸愤盈。欲舒气兮恐彼惊。含哀咽兮涕沾颈。

—— 《悲愤诗》• 蔡文姬

二、人物介绍

蔡文姬是东汉大学者蔡邕的女儿,名琰,字文姬。她博学并精通音律,先嫁给河东卫仲道,仲道早逝,她又回到蔡家。汉末离乱,她被胡兵掳去在胡域生活了十二年,嫁给匈奴左贤王为妾,并育有二子。曹操与蔡邕相交甚笃,知道蔡文姬嫁给匈奴的左贤王,便重金赎回蔡文姬。曹操作主蔡文姬又嫁给了屯田尉董祀。蔡文姬一生历经坎坷,她以诗言志,以诗言愤,写下了著名的《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蔡文姬又嫁给了屯田尉董祀。蔡文姬一生历经坎坷,她以诗言志,以诗言愤,写下了著名的《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历来战争都为统治者所好,可是战争带给人民的却是空前浩劫,尤其是战争中的妇女,可谓苦中苦,难中难!蔡文姬的一生就是战争灾难的记录,在她的诗中可以听到她对战争直抒胸臆的谴责!《胡笳十八拍》首拍云:“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柞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衰悲,烟尘蔽野兮胡掳盛,志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恶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

—— 张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