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能忘却…》

—— 张珊珊


《为了不能忘却-天山雪莲》

《为了不能忘却-兵团的棉花姑娘》

《为了不能忘却-戈壁母亲》

《为了不能忘却-军垦第一犁》

《为了不能忘却-地窝子》

《为了不能忘却-生活用具》

《为了不能忘却-一件军大衣》

《为了不能忘却-女拖拉机手》

《为了不能忘却-兵团女战士》

《为了不能忘却-胡杨》

《 我画“为了不能忘却…”》

—— 张珊珊

2001年的夏天,我和几个朋友去新疆的北疆旅游,途经石河子时我们停留了一天。来到石河子,我为它的美丽震惊!在石河子广场有两座巨大的铜雕,一座是“军垦第一犁”一座是“戈壁母亲”,我久久地站立在雕像前,心灵感到一种振憾与冲击。这两座雕像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久久,久久挥之不去。

    2010年5月,我因病住进乌鲁木齐新疆自治区中医院CCU,和我同病房的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她病的很重,她的老伴已年逾八十,每日过来照顾她。他告诉我们他参加过解放战争的渡江战役,全国解放后他们部队到北京修建十三陵水库,后来部队调到新疆全建制就地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他的老伴是从山东进疆的青年。有一天,老太太想吃杏子,老伴便出去买,回来时只见他手里拿着两个杏子,洗干净后给老太太吃。我问他为什么只买两个?他说:“现在杏子刚下来,很贵。我们退休工资不多,要省着花,她有病,给她买两个嚐嚐就行了。”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很难受,我问他:“你参加过渡江战役,参加过北京十三陵水库的修建,参加了新疆的建设,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待遇这么低,心里平衡吗?后悔吗?”他很平静地回答:“我参加革命时很年轻,我们一起有很多人,后来大部分人都牺牲了,我是幸存者。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为的就是建立新中国,让后代过上好日子,现在这些都实现了,我还活着,有什么不平衡,有什么后悔呢?”听到这些,看着他们两口子,我眼前现出那两尊雕像,我真想再去一次石河子,再看看石河子广场。但由于身体原因,再也没有去成。我便在网上查阅兵团军垦博物馆的资料,查阅“戈壁母亲”的资料。

   资料显示:

    新中国成立之初,共和国领袖们为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安宁,做出了在新疆屯垦戍边的英明决策。

    二十万解放军官兵铸剑为犁,垦荒屯田,扎根边疆,以改变自汉代以来,历代屯垦一代而终的局面,达到国家的长治久安。但如果官兵的婚姻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影响这一战略目标的顺利实现。当时王震上书中央,组织动员大批妇女进疆,参加边疆建设。1949年从陕西、甘肃青年女学生中征兵千余人,1951年从华东野战医院征调未婚山东籍女医护人员1200名,1950–1952年从湖南征青年女兵八千人,1952–1954年从山东征女兵2万人。这些早期进疆的青年妇女在荒凉的戈壁滩上拓荒创业,献了青春献终身,组成了中国屯垦戍边历史上的第一批家庭,并在那里生儿育女……。在新疆屯垦戍边,是一场更为艰巨、更为漫长的战斗。面对望不到边的沙漠戈壁,碱滩沼泽,数千年来,几乎没有人梦想过能从那些地方长出粮食,援疆女青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荒凉的戈壁滩上留下了青春和生命的印记。在荒凉的大漠戈壁,她们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也孕育了热爱、宽容、大义和坚韧,被誉为新疆荒原上第一代母亲。可以说她们是新中国建设史上最值得赞誉的女性群体之一。

    看完这些资料,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什么是伟大,什么人是英雄?

    我曾在2003年3月在北京徐悲鸿纪念馆举办名为张珊珊工笔重彩“东方女性”专题画展,东方女性组画里从开天劈地的女娲画到清代的香妃,当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画到香妃就停止了,应该继续画下去。从2003年到2018年,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继续“东方女性”这一主题,把这组画完成。

    十五年过去了,我常常想起“戈壁母亲”的雕像,尤其是看完军垦博物馆的资料后,“东方女性”最后的画就定位在“戈壁母亲”上。

    在查找资料的过程中,军垦战士艰苦卓绝的奋斗,无怨无悔献身边疆的事迹感染着我,我又想把戈壁母亲拓展成组画,起名为“为了不能忘却……”。

    这组画由十一幅作品组成,1、戈壁母亲,2、军垦第一犁,3、女拖拉机手,4、军垦女战士,5、收棉花的女青年,6、地窝子,7、地窝子里的婚房,8、生活用具,9、一件军大衣,10、戈壁滩上的胡杨,11、天山上的雪莲花。画这些画的时候,我的心情很沉重,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姑娘们没有卷曲的波浪长发,没有进口的眉笔、口红、脂粉,没有时尚的衣服,但她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眼睛里闪烁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她们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动人的女性!那件军大衣,我不知它被穿了多少年,辗转了多少地方,我不知道为了缝补那些破洞,她们是如何费尽心思去寻找各种布头,在昏暗的油灯下一针针缝补,画着画着我的泪水就流了下来……。结婚是人生一大喜事,人们都会倾尽所有去组建这个家,可她们的所有呢,一个地窝子,一张铺着草的木床,一只旧箱子,土墙贴上了大红的喜字,这就是姑娘的婚房,幸福就从这里展开……

    有谁知道她们的名字呢?授奖大会上有她们的奖章吗?一个默默奉献的英雄群体,一个个为共和国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无名英雄,她们是戈壁滩上千年不倒的胡杨,是天山上盛开的雪莲花!

    这组画我取名为“为了不能忘却……”,不能忘却什么?病房里那位老人平静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我参加革命时很年轻,我们一起有很多人,后来大部分人都牺牲了,我是幸存者。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为的就是建立新中国,让后代过上好日子。现在这些都实现了,我还活着,有什么不平衡?有什么后悔呢?”这就是这位老人的初心!不能忘却,就是不能忘却初心!不能忘却历史!

《 西去列车的窗口》(节选)

—— 贺敬之

在九曲黄河的上游,

在西去列车的窗口,

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

是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时候。

一站站灯火扑来,象流萤飞走,

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

此刻,满车歌声已经停歇,

婴儿在母亲怀中已经睡熟。

呵,在这样的路上,这样的时候,

在这一节车厢,这一个窗口——

你可曾看见:那些年轻人闪亮的眼睛

在遥望六盘山高耸的峰头?

你可曾想见:那些年轻人火热的胸口

在渴望人生路上第一个战斗?

你可曾听到呵,在车厢里:

仿佛响起井冈山拂晓攻击的怒吼?

你可曾望到呵,灯光下:

好像举起南泥湾披荆斩棘的镢头?

呵,大西北这个平静的夏夜,

呵。西去列车这不平静的窗口!

一群青年人的肩紧靠这一个壮年人的肩,

看多少手久久地拉着这双手……

他们呵,打从哪里来?又往哪里走?

他们属于哪个家庭?是什么样的亲友?

他呵,塔里木垦区派出的带队人——

他们,上海青年参加边疆建设的大队——军垦农场即将报到的新战友。

……

呵,祖国的万里山河!……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一路上,扬旗起落……

苏州…郑州…兰州……

一路上,倾心交谈——

人生…革命…战斗……

而现在,是出发的第几个夜晚了呢?

今晚的谈话又是这样久,这样久……

看飞奔的列车,已经驶过古长城的垛口,

窗外明月,照耀着积雪的祁连山头……

但是,“接着讲吧,接着讲吧!

那杆血染的红旗以后怎么样呵,以后?……

说下去吧,说下去吧!

那把汗浸的镢头,开呵,开到什么时候?”

“以后,以后……那红旗呵……

红旗插上了天安门的城楼……

以后,以后……那南泥湾的镢头呵

开出今天沙漠上第一块绿洲……”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现在,红旗呵镢头,已传到你们的手,

现在,荒原上的新战役,正把你们等候!

看,老战士从座位上站起——

月光和灯光,照亮他展开的眉头……

看,青年们一起涌向窗前——

头一阵大漠的风尘,翻卷起他们新装的衣袖!

……

…戈壁荒原上,你漫天的走石飞沙阿,

…革命道路上,你阵阵的雷鸣风吼!

乌云,在我们眼前……

阴风,在我们背后……

江山阿,在我们肩!

红旗呵,在我们的手!

呵,眼前的这一切一切呵,

让我们说:胜利呵——我们能够!

……

呵,我亲爱的老同志!

我亲爱的新战友!

现在,允许我上前来吧,

再一次,再一次拉紧你们的手!

西去列车这几个不能成眠的夜晚呵,

我已经听了很久,看了很久,想了很久……

我不能,不能抑止我眼中的热泪啊,

我怎能,怎能平息我激跳的心头!

我们有这样的老战士呵,

是的,我们一定能够!

我们有这样的新战友呵,

是的,我们——能够!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万里江山呵!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滚滚洪流!

现在,让我们把窗帘打开吧,

看车窗外,已是朝霞满天的时候!

来,让我们高声歌唱呵——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红楼梦人物 —— 宝玉

一、画中诗词

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合聚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 清 • 曹雪芹《收尾 飞鸟各投林》

红楼梦人物 —— 黛玉

一、画中诗词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未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 清 • 曹雪芹《葬花吟》

二、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开始画“黛玉葬花”这幅画了,面对画纸却久久下不去笔。“黛玉葬花”这个画面太熟悉了,在小人书上,宣传画上,挂历上,电影上,电视剧上,戏剧上,歌舞上等等,都看见过她的身影。我如何去表现呢?我打开CD播放器,找到“葬花吟”这首歌曲,一遍又一遍地听,任思绪随着歌曲的旋律飘摇……

    歌声低吟着,倾诉着,哭泣着,我的眼泪慢慢地流淌。突然,歌声转而高亢,“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一遍遍地询问,这时我看到黛玉那绝望的迷离泪眼望着远方,那无助的手颤抖着伸向天空,这画面出现在我脑海,我即刻拿起画笔……

—— 张珊珊

一、画中诗词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 清 • 曹雪芹《枉凝眉》

红楼梦人物 —— 宝钗

画中诗词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 清 • 曹雪芹《临江仙·柳絮》

画中诗词: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 清 • 曹雪芹《终身误》

红楼梦人物 —— 元春

一、画中诗词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
眼睁睁把万事全抛,
荡悠悠芳魂销耗。
望家乡路远山高。
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
儿命已入黄泉,
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 清 • 曹雪芹《恨无常》

红楼梦人物 —— 迎春

一、画中诗词

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如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 一载荡悠悠。

—— 清 • 曹雪芹《喜冤家》

红楼梦人物 —— 探春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 清 • 曹雪芹《分骨肉》

红楼梦人物 —— 惜春

一、画中诗词

将那三春勘破,桃红柳绿待如何?
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
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
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
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
青枫林下鬼吟哦,
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
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
春荣秋谢花折磨。
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
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
上结着长生果。

—— 清 • 曹雪芹《虚花悟》

红楼梦人物 —— 史湘云

一、画中诗词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
纵居那绮罗丛中谁知娇养?
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
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
厮配得才貌仙郎,
博得个地久天长,
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
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 清 • 曹雪芹《乐中悲》

红楼梦人物 —— 凤姐

一、画中诗词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 清 • 曹雪芹《聪明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