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开始画“黛玉葬花”这幅画了,面对画纸却久久下不去笔。“黛玉葬花”这个画面太熟悉了,在小人书上,宣传画上,挂历上,电影上,电视剧上,戏剧上,歌舞上等等,都看见过她的身影。我如何去表现呢?我打开CD播放器,找到“葬花吟”这首歌曲,一遍又一遍地听,任思绪随着歌曲的旋律飘摇……

    歌声低吟着,倾诉着,哭泣着,我的眼泪慢慢地流淌。突然,歌声转而高亢,“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一遍遍地询问,这时我看到黛玉那绝望的迷离泪眼望着远方,那无助的手颤抖着伸向天空,这画面出现在我脑海,我即刻拿起画笔……

—— 张珊珊

心路(之一)

1987年,那时我还在武汉中船总公司第七O一研究所工作,参加了当时中船总公司神剑文学艺术学会七院分会。1988年的秋天,神剑学会七院分会在无锡举办国画研讨班,我有幸参加了这一期的国画研讨班。去无锡之前,我觉得自己的画画得很不错了,能够被通知参加这个研讨班,心中不免飘飘然。我准备在这次拿出的作品是临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人物“反弹琵琶伎乐天”。当时负责这个班的老师是唐秉耕先生,唐老师看了我的线描稿以后问我:“你会用毛笔吗?”听到这个问题我心中不禁一愣,我马上反映过来,肯定是这张画稿不行,想了想后我回答,“我正在学”.唐老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第二天在全体人员会上布置任务时,唐老师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讲“这次没你的任务,你只当来玩玩。”听了这话我的眼睛里一下充满了泪水,怕眼泪流出来,我的眼睛直往上看,心里梗啊!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学画的,这时我才明白我根本不会画画,离那个“会”字还差得远呢!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那时我手里只有一本讲画画的书就是俞致贞先生编的《怎样画工笔花卉》。我一遍又一遍地看这书里的每一个字,拿着毛笔反复体会俞先生所说的:运肘、挫腕、死指,整整四天我没有走出我住的房间,吃饭托人带个馒头,晚上就睡两三个小时的觉,到了第五天,我请唐老师来看我的画,唐老师惊叹!无锡的班结束,我被通知到苏州参加中船总公司的国画创作班,去苏州的路上我才知道这次总公司在苏州有个国画展评会,参加点评的除了唐秉耕 老师还有上海朵云轩的应诗流先生和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的金正惠教授,我想参加这个展评会,一算时间,离展评开始还有二十个小时,画!抓紧 时间画一张画参展。中午到了苏州西山,一住下来我就开始画,从中午一 点到第二天早晨六点画完,八点三十分,我拎着还没有干的画送到展厅。这次展评会我获得“国画作品二等奖”。在后来的十几天学习创作中,我得到唐秉耕、应诗流、金正惠三位老师的指导,这是我每每回想起学画历程时都不能忘怀的恩师。在应老师的指教下,我创作了仕女图“人比黄花瘦”,这张画的题款是应老师给题的。记得应老师对我说,看一幅画的好坏,首先是看画品,其次才是技法,技法不好可以学,画品不好,画就不堪入目了。要想画品好,首先是人品要好,要有高尚的情操,纯洁的心灵;他还讲,工笔仕女画在中国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要想学好仕女画,画外功夫是很重要的,要多看大师们的作品。后来他问我:“你是想当画匠呢还是想当画家,要当画匠现在足矣,要想当画家那就差远了,要下苦功才行。”金正惠老师也对我讲虽然现在取得一点成绩,但不可满足现状,还要经过艰苦的学习才能达到高层境界创作班要结束了,应老师又来对我讲:“你若想当画家,现在就不要再画画了,放下画,练毛笔字,练字的目的不是当书法家,而是要你体会怎样用毛笔,体会笔和纸之间的感觉,等你真正找到毛笔的感觉,线条在纸上立起来以后再去画画。因为中国画的灵魂是线,线若立不起来,整张画就无法看了。”这时我才明白三位老师的用心良苦,他们给我评了奖,却并不是因为我画的好,他们是给我一个自信,给我一个起点,然后再给我指出方向。没想到一个月的无锡苏州之行竟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 张珊珊

心路(之二)

1989年初,为了照顾父亲,我从武汉七零一所调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老龄委。换了地方,换了工作岗位,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工作忙,家务更忙,我只能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练毛笔字。到1992年底,超负荷的工作、学习、家务突然引发心脏病,我被送进医院抢救。在我和死神接吻的一刹那,我突然感到我有一件事没有做,我不能死,我这样拼命地工作学习,从苏州之行到现在四年过去了,可我连一张象样的仕女图都没画出来,我必须挺过去!也许死神为了成全我,他没有带走我的生命。被抢救过来的第三天,外面下了很大的雪,不知什么力量支撑着我,我竟然走到了外面。雪花落在我的脸上,凉丝丝的,我的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我还活着,实实在在地活着。我在雪地里走来走去,那咯吱咯吱的声响就象一曲生命的奏鸣曲。在这世上最美妙的音响中,我感觉到我心中的那些仕女们在一个个向我走来,她们或歌、或舞、或哭、或笑,向我诉说着她们凄美的人生。当体会到生的宝贵时,才知道“生命”一词的真正含义。生,为活着;命,为人活着时所应肩负的使命!就在那咯吱咯吱的声响中,我感到我和补天的女娲、殉情的娥皇女英、寂寞的织女、和西施、虞姬、昭君、蔡文姬、苏蕙等等这些美丽的精灵在一起神游,畅谈。就在那咯吱咯吱的声响中,“东方女性”这一主题在我心中形成。画“东方女性”仕女组画就成了我获得新生后的一个梦。
画组画“东方女性”,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组画应该怎么画?中国历史几千年,几千年来有千千万万个不同的优秀女性,怎样才能在总体上表现她们同时又不失每个人的个性?画多少幅画?都画哪些人物?就这个问题我和许多朋友交换过意见。大多数人认为画这组画困难较大不说几千年来的画家们画的仕女有多少,就是当代画家所画的仕女数也数不清,你怎么能比得过?是啊,我无法和古人去比,更不能和前辈们去比,也不能和当代的新秀们去比。但我很清楚地知道艺术不是用来比试的,它是一个人心灵的追求!要想画好“东方女性”组画,就不能有一点世俗的杂念,不能有功利思想,要用自己最纯净、最火热的生命去点燃“东方女性”。带着如何组织这组画的问题,1999年春节刚过,我就从乌鲁木齐到武汉,拜见武汉大学研究中国妇女发展史的罗萍教授和研究先秦历史的黄钊教授。我对他们谈了我的想法,两位教授非常赞同,同时给我提出非常宝贵意见,并送给我两本书。一本是《影响中国历史的一百个女人》一本是《中国文化史概论》。他们提出:1、人物不可太多,要精选有代表性的人物。2、画的立意要有深度,要从历史的深度上去理解,每个人物要有内容,不可太单薄,就象以断代史的方式写论文一样来表现要画的人物。3、要找好切入点,历史上画同一个人物的画很多,但同一个人物有不同的切入点,就是同一个切入点也要画出自己的感觉。听了教授们的意见我很受启发,我深深感到自己的知识太浅薄,便重新开始读《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古代妇女文学史》《中国历代妇女诗词选》等等,同时学习书画理论,看石涛的《画论》,黄均老先生的教课书、教材画页,刘凌仓先生的书,还有徐悲鸿、张大千、李可染、黄宾虹、傅抱石、林风眠等等老前辈们的画语和画册。黄均先生提出画仕女画必须尊重历史,仕女的服装和图案都不能随便画,不能在汉代题材人物的身上出现清代的图饰,我又买来沈从文先生编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进行学习。我觉得画画有时就象演员演戏一样,你画某个人物,就要进入角色,让这个人物先在自己心里立起来。每画一个人物就要查阅大量的资料,象苏蕙这个人物,在《中国古代妇女文学史》有记载,《镜花缘》上有记载,《晋书》上也有记载,但说法不一样,这时我感到既然是画历史人物,那就以史书为准。而貂婵这个人物史书上没有,只是作者在《三国演义》中塑造的人
物,但这个人物却被传说了几百年,《三国演义》又是我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那就以〈三国演义〉为准。有时为了画一个人物,真是费尽苦心寻找资料,画武则天,不仅要读正史,还要读野史,读小说,看电视剧《武则天》、《大明宫词》,看秦腔《武则天》让这个人物在心里充实起来再画。画“精忠报国”这组画里的穆桂英时,我反复看京剧《杨门女将》,觉得不够,又看晋剧《杨门女将》,后来选定穆桂英在杨宗保的灵堂上愤慨地要求出征的形象。等等,等等,我觉得每画一张画,首先要对得起自己才能对的起观众。
2002年夏天,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讲我的心脏起博器到期,要立即住院做更换起博器的手术。可我的画才完成一半,我对医生讲能不能想想办法让起博器再坚持半年,等我再画些画,我实在是怕手术以后画不成了,现在抓紧时间,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没有去换起博器。直到2003年的2月,“东方女性”组画全部完成,2003年3月8号工笔重彩“东方女性”专题展览在北京徐悲鸿纪念馆如期举行开幕式,馆长廖静文先生及北京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参加开幕式并 剪彩。就在我和廖静文先生拥抱的一刹那,热泪夺眶而出,难啊,走到今天真难,我感谢所有给我指教的老师们,感谢所有给予我帮助的朋友们,感谢帮我驱走死神战胜病魔的医生们,感谢徐悲鸿纪念馆和北京文之杰文化艺术中心的工作人员,没有所有这些人的帮助和努力,我无法走到今天。
我清醒地认识到:所有这一切都仅仅是个开始……

—— 张珊珊

回文诗漫谈

回文诗是中国文化的一种特殊形式,也是世界上为中国仅有的一种艺术形式。回文诗是既可顺读又可倒读的诗体,无论怎样读意思大同小异,颇具欣赏价值。它将汉字遣词造句的独特奇妙之处发挥的淋漓尽致!古代文人中精于此道者不乏人。
广东茂名市有一座观山寺,石壁上刻有一首回文诗,不论顺读倒读都是一首渔舟唱晚七律诗,浑成自然,无限妙趣。诗曰:悠悠绿水傍林偎,日落观山四壁回。幽林古寺孤明月,冷井寒泉碧映台。鸥飞满浦渔舟冷,鹤伴闲亭仙客来。游径踏花堙上走,流溪远棹一蓬开。
宋代诗人李禺更有一首别致的回文诗《夫妻互忆》,顺读是一首情诗,抒发丈夫对妻儿的痴情眷恋,想起昔日对酒当歌,眼下孤灯长寂,不由热泪满襟;倒读是一首思念诗,表达了年轻女子对远方丈夫的思念。诗曰: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迷路阻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孤灯夜守长廖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唐宋以来不少诗人制作回文诗来逞奇斗巧,王安石作有“碧芜”、“泊雁”等回文诗,苏东坡也是个中能手,“苏东坡全集”中刊出的回文诗有“记梦”、游金山寺“等达十余首之多。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也是当朝才女,曾有苏小妹以诗文择夫,在新婚之夜以诗三难新郎秦少游的佳话。他们三人又互赠叠字诗为乐,秦少游诗曰:思伊久阻归期,静忆,转漏闻时离别。这首诗回环叠读即成七言绝句:静思伊久阻归期,久阻归期忆别离,忆别离时闻漏转,时闻漏转静思伊。
明末浙江才女吴绛雪的《四时山水诗》也很奇特,诗云: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红炉透碳炙寒风御隆冬。这首十字回文诗,每句来回复读,可成一首七言绝句,四句成四首绝句,描写四时景色。
春景诗: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月明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夏景诗: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长日夏凉风动水,凉风动水碧莲香。
秋景诗: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浅水流,流水浅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景诗:红炉透碳炙寒风,碳炙寒风御隆冬,冬隆御风寒炙碳,风寒炙碳透炉红。
历代不少有才之士纷纷想模仿“璇玑图”创作诗歌,以与苏蕙平分秋色,但最终除了作出一些“回文诗”外,仅有宋代大学士
苏轼创造的一种“反复诗”尚有一些“璇玑图”的意韵。

—— 张珊珊

珊珊的故事

珊珊从小就很爱画画,常常描摩看过的小人书中的人物,但珊珊又特别贪玩,课外玩的时间她是一点都不肯浪费,睡觉前又想看课外书,那么什么时候画画呢?她想了一个好办法,上课的时候画。上课时老师在上面讲课,她在课本上画画,涂上彩色后她的课本你们就可想而知了。这件事情没有多久就被老师发现,于是她被罚到教室的后面站着听课。没有课本了,她就在手上,胳膊上画, 老师请来家长谈话,想通过家长的配合,让珊珊改掉上课画画的毛病。珊珊的父亲从学校回来后,给她买了图画本和彩色铅笔,告诫珊珊不要在课本上画画更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画,让她争做优秀的学生。珊珊那时的学习成绩不上也不下,她听完父亲的教诲后大笑着对父亲念了这样一段顺口溜:“三分好三分好, 不留级不补考,不当干部没人找。”唉,真是孺子不可教也!珊珊长大后可就急了,文化大革命使她告别学校,一晃十年过去,等她想再迈进学校的门坎可就不那么容易了。为了弥补失去的时间和小时的贪玩,她除了工作就是学习,她的学习简直达到一种疯狂的状态,即便是在走路的时候她都在背诵书中的内容。她可以彻夜不眠地读书,自从参加工作后她就没有过节假日,那时市面上的书没有那么多,她就竭尽全力寻找能读的书,生病住院了,打着吊针,她还是坐在病床边读,她为小时的贪玩后悔,为失去的时间惋惜,就这样,她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湖北省首届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习并按时毕业。接下来她就开始业余自学绘画,二十年过去了,当她抱着一卷画到了北京徐悲鸿纪念馆提出要举办个人画展时,展馆的工作人员问她是哪个美院毕业的,她回答没有;又问她从师哪位大师,她回答没有;再问她参加哪个社团组织,她的回答还是没有。就这样一位“三无”人员要在北京国家一级展馆举办个人画展,旁人看来似乎有些异想天开,但她就做了。展览非常成功!《人民日报*市场版》、 《中国青年报》发了消息,《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旅游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北京电视台BTV-特别关注节目等都做了报道,国内一些大的网站如:中国文联网, 国际在线-中国报道、商都信息港、东方文化艺术网、中华艺术港、视界网、TOM.美术同盟等都相继做了报道。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喝彩声,珊珊淡淡地一笑,她说:这只是刚刚起步,艰难还在后面,艺无止境!

我画“精忠报国”

一、《我画精忠报国》

  夜已深了,听着时钟滴答滴答的声响,我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到底选谁呢?真难!……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有千千万万个巾帼英雄,如何表现?反正睡不着,不如起来查阅资料。翻开书本,一个个人物向我走来,第一位是“妇好”。“妇好”的名字常见于许多甲骨文之中,不只是因为她是商王的妻子,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如果说奴隶社会的商朝还保留了一些母系氏族社会的遗风,所以像妇好这样的贵族妇女能立下如此显赫的功业。那么随着封建宗法制度的建立和健全,妇女受制于神权,族权与夫权,中国历史上还能再有驰骋疆场的女性吗?所以出现了花木兰这样一位女扮男妆,代父从军,立下赫赫战功的巾帼英雄!从此巾帼不让须眉。在中国的军事史上出现了百岁挂帅的佘太君,大破天门阵的穆桂英,保家卫国的梁红玉,秦玉良,还有“白莲教”,“小刀会”,“红灯照”,“太平天国”等等农民起义的女英雄……,一篇篇的史页,一个个的故事让我周身热血沸腾。是什么让这些一代又一代的女性抛开家庭,走向疆场,餐风饮露,流血牺牲呢?……

    是一种精神,一个有着几千年文化积淀的民族精神——“精忠报国”!我心中的线索清晰了,画巾帼英雄的灵魂在“精忠报国”这四个字,想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在精忠报国这四个字上分别画戏剧人物的脸谱,再把唱词书写在脸谱下,用四幅一组的画来涵盖整个巾帼英雄群体。

    我决定用“花木兰”,“佘太君”,“穆桂英”,“梁红玉”这四个戏剧人物形象。花木兰是一位民间女子,佘太君和穆桂英都是将门之后,而梁红玉却是一位青楼女子,不同的阶级,不同的出身,但却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精忠报国,使她们走向疆场,为国家建功立业。

     这组画画完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花木兰的铿锵话语,穆桂英的铮铮铁骨,梁红玉的满腔热血都不时在我脑海中回荡。封建社会的女性尚且如此,作为新中国新一代的女性又该如何?

—— 张珊珊

二、画中唱词(从左至右)

1、豫剧《花木兰》中花木兰唱词(上图中左一)

边关的兵和将,千千万万,谁无有老和少,田产家园。若都是恋家乡,不肯出战,怕战火烧到咱的门前。

2、晋剧《杨门女将》余太君、穆桂英唱词(上图中左二、左三)

余太君:

恨辽邦把战表兴兵犯境,杨家将请长缨慷慨出征,父子们赤胆忠心为国效命。众儿郎壮志未酬疆场饮恨,可叹我三代男儿伤亡尽,哪一阵不为江山不为黎民。

穆桂英:

你要向番王递降表,我要杀敌救边关,太君若是挂了帅,穆桂英愿作先锋官,跃马模枪丧敌胆,管叫那捷报一日三传。

3、京剧《梁红玉》梁红玉唱词(上图左四)

桴鼓亲操满江岸,桴鼓亲操列艨艟,铁链环绕,听军中喊杀声高,摆风威,女罗刹,保定了大宋国号。

假如给我三天健康


女画家张珊珊自幼身体就不好,连她自己都很难说清楚自己得过多少病,她最近一次的出院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出院诊断为:心律失常、阵发性室速、体内植入ICD除颤器术后,心功2级、周期性麻痺、胆囊炎。问起她怕不怕她说:“不怕,因为怕没有用,只能加重病情。只要把自己看成是幸存者,那岂不是件很幸福的事。”问起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很坚定地说:“健康”为此,她写了一篇《假如给我三天健康》的文章。左边的这张照片是张珊珊女士二零零三年四月在北京安贞医院住院时拍的,那时她正准备做更换心脏起博器的手术。

从我上小学起,疾病就没有间断过对我的折磨,我对医院的熟悉胜过对家的熟悉,我对疼痛都已经麻木再苦的药对我来说已不算什么,本来就不胖的身体留下不少手术的疤痕,如何写病历我比医生都清楚不管到哪里去,我首先检查的是去疼片带了没有……,上帝不公平啊,为什么把这么多的疾病都降临在我的身上。海伦曾写过一本《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书,看了那本书后,我想,假如上帝能给我三天健康,我将如何度过?

第一天,我将去爬山,爬上那高高的山顶,把那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景色看个够,然后再从高高的山顶跑下来,跑到大海的边上,光着脚,在沙滩上奔跑,任凭海浪的冲击。玩了一天,找个不大的餐馆,美美地、香香地、饱饱地吃一顿饭,不用担心油腻胆囊炎会发作,也不用怕胃疼而挑剔食物,更不用因牙咬不动而不敢碰那些香脆的美食。晚上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不用吃安定药,不要半夜被噩梦惊醒,不要到了第二天中午还昏沉沉醒不来……

第三天,我到新建的大超市去购物,不要因市场太大,货物太多而头晕目眩,然后到游乐场去,坐坐刺激人的过山车,也享受一下大声尖叫的感觉……

能度过这么充满活力的三天,我梦想了几十年……

—— 张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