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

—— 黑川雅之 日本

  ——并 (风神与雷神)

      俵屋宗达(日本17世纪时的画家)创作的《风神雷神》是由两组画面构成的。它们被分别装裱在不同的屏风上,单幅作品可以作为独立的画面来欣赏,这是它的特色,而类似的构图形式在西方几乎是没有的。西方的绘画都是由一个主题的独立画面构成的。像《风神雷神》这样的拆分构成,从全世界来看都可以说是比较异类的吧。

      《风神雷神》的特征在于风,雷二神的视线是交汇到两幅画面的中间空白处的。空白处因为两道视线的碰撞,开始有了具备独特意义的想象空间。《风神雷神》已不仅是由两幅画面构成,因两道视线的冲突而在中央空白处营造出来的紧张感,其实形成了第三幅画面的内容,也就是说,在空白的地方已经产生了另一幅画面——虽然没有具体的东西,但让你感觉到那里似乎存在着什么。风神雷和雷神的视线冲突给空白处带来了兴奋感,相互碰撞的两道视线展现了两尊大神相互关联,并存的状态。

    这种关系完全是并列的。任何一方既不是主也不是次,他们既是对等的又并非毫无关系,因为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连接着它们。

    ……

——秘

    对空间的想象也是一样的。理解空间时会基于具体的某一点考量“这里”和“那里”的关系,而不是抽象出空间的概念。从“这里”看“那边”时,相比之下“那边”总是更明亮的空间。前方的空间越亮,越会让人产生对那边的期待感。因为逆光加强了人对外界的向往,对前方的期待,以及对未来的梦想。在阴翳的空间,逆光的空间,蕴藏着这样一股可以憧憬的力量。

    所以,“秘”也是一种工具,它可以影响人们的内心,激起人丰富的想象,促发值得期待的状态。重要的不是让对方去明白,而是要驱动想要明白的心态;不是准确地知会对方,而是让对方自己进入那边的世界,自己去发现;不是让对方知晓,而是通过“隐去”来引导对方去“探知”;不是去说服,而是为了深深地影响对方而选择沉默。退而求进,隐而求知,默而求解,都是逆向思维的结果。……

——秘与间,或留白

    长谷川等伯的《松林图》是在两块屏风上描绘了几簇松林。仔细看其中的任何一簇松林,它的外沿都是虚化的,向周边延伸着,没有清晰的界线。但每一簇松林的中心部分都画得清晰细致,边界部分则渐渐地晕化,在画面中形成白色边缘。两块屏风的画面是被并排放着的,中间保留了一定的距离。这既涉及“并”的概念,也蕴藏了“间”的内涵。画面的白色部分是能够被“任意想象”的空间,有成为“余韵”的隐秘。用这样的手法描绘出的松林,使看客能够感受到画面无限延展后的空灵。

    ……

    这幅绘画作品中的暧昧在于对画面的边缘处理,或者说留白部分的隐秘可以理解为空间中的“间”。在这里可以感触到“留白”和“间”都不会去主动地强调或竭力地表现什么,因此它才能够让看客在不受到影响的前提下,参与到共创的境界之中。我依然以《松林图》为例,长谷川等伯是通过一簇松林来触动观众感官的,他没有过度地表达细节,而是留出了足够的过渡和留白。这样做带来的视觉效果是,在未经描绘的隐约留白之中,弥漫着淡淡的画外余韵,观众可以借助余韵之美发挥自身的想象,进而与长谷川等伯赋予的感官刺激产生穿越式的共鸣,最终在脑海里描绘出一幅解析后属于自己的画面。

    ……

——假  (对大自然的绝对信赖)

    不去抗拒,顺势而为的美,这就是“假”的含义。“假”也有“借”的意思。

    ……

    生也好,死也罢,都是“假”(借)道自然的美丽流程。活的时候要活出生命的精彩,死的时候也绝非以失败而终结,而是把死当作生命形式的一部分,它同样美丽,这是“假”的思想核心。……人们在樱花盛开时争相目睹它的娇艳,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它盛开后的凋零,所以人们更喜欢樱花刚开始凋落时花瓣如雨纷飞的寂寥。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