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与死》—— 聆听美的言语 2008.12.05

—— 日本 黑川雅之

 我是个建筑师,同时也是一名设计师。当然,在这两种身份之前,我首先是一个人,以一具肉身不遗余力地去经历人生,体验生活,寻找“美的事物”。“探求本真”固然也是一项大有可为之事,但于我而言,最恰当,最合适的生存方式,仍是追求世间“美的事物”。

    假如有人问我,“您今天及明日皆为何而活?”我只有一个回答,“为了明天也有令我感动的事物出现”。

    这样的我,为了寻找美的事物,不仅全心生活,而且一直从事建筑与产品的设计工作。设计可以被称为“思想理念的表达”,而在表达之前,先要经历美的探索过程。不仅是去表达自己寻觅到的美,且设计本身就是寻找美的手段。

    仔细聆听世界上纷纭呈现的事物与言语,你便能从中捕捉到“美的声音”。听着这些声音的倾诉,我便会生发经由设计去传达美的意愿。因此,物品与言语,就这样来往于我与世界之间,日日从我的眼前耳边飘来荡去,穿梭不息。

    平素我既运用“物的语言”,又借助博客之类的“文字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的结晶。没有语言便无从思考,因此语言称为我的助力。

    “物”本身也是探寻美的手段之一。形态,素材,光影,都将化为“物的语言”。它们与“文字语言”迥异,由大脑的另一片区域负责聆听。除此之外,大脑中还有一片区域,在那里,“物”将成为思考的工具,思想则被“物”催生。

    ……

    正是经由这两种曼妙且不可思议的语言,我寻找着美,表现着美。

—— 我对“极乐净土”这个词深感震撼   2009.01.08

    我曾经看过一个关于敦煌莫高窟壁画的影像资料,为其中出现的“极乐净土”一词深感震撼。我恍然大悟,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探寻的美之所在吗?真希望自己迄今为止做出的每一份设计,都能称得上是“极乐净土”,我终于意识到这才是自己毕生的追求。

    我也知道,这个词语代表着一条没有开始,没有止境,前途未卜的道路。一旦触及它,就意味着面临“何为设计”这样的终极追问,很可能带来思绪枯竭,毫无收获的后果。“极乐净土”的的确确是个十分危险的词,尽管如此,我依然渴望能在某个瞬间抵达极乐净土,去窥探美的究极之境。

    当今时代,物质极大丰富,人们的物欲也随之膨胀,将证劵这种难以预测和操控的东西,当作追逐并满足物欲的手段,由此才导致了金融危机。然而,人与物之间的关系究竟该是何种面貌?致力于寻找设计灵感的我,为此思考至今。而思考的结果是,我领悟到物对于人不该仅仅是有用处而已,还应该被人喜爱。正是人与人关系的最高境界是爱,人与物也同样如此。对物抱有“爱慕”之情,这种危险的想法,也与极乐净土有相通之处。逃避到美,爱,极乐净土等词语构建的世界之中,使设计这种原本充满矛盾与冲突的行为变得简单,单一,似乎所有的问题都得以解决,这种做法未必就好。关键在于,我们不要仅仅逃向词语,而应该去感受在追寻它们的路途上苦涩的一切。就像至今也未在谁身上见过纯粹的“对人之爱”,那么对物的爱及“极乐净土”,也同样是难以企及的幻梦。

    尽管如此,我依然不愿忘却曾经那个令人震撼的瞬间。极乐净土,是个音韵动听的词语。我想亲眼去看一看敦煌二百二十窟的美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