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画论

—— 吴冠中

中国山水画将意境提到了头等的高度。意境蕴藏在物景中。到物景中摄取意境,必须经过一番去芜存菁意境组织结构的处理,否则这意境是感染不了观众的。国画中的云,雾,空白……这些“虚”的手段主要是为了使某些意境具体化,形象化。油画民族化,如何将这一与意境生命莜关的“虚”的艺术移植到油画中去,是一个极重要而又极困难的问题。简单化地仿国画是东施效颦,只能取消油画。如何在松与堡的构成中表达出类似夫妻拥抱哭泣的悲壮情调呢?又如何表现中国园林建筑回廊曲折的幽深呢?逼真呢?逼真的描写与罗列对象,不仅仅达不到目的,而且只能相反。相当于国画中的“空白”,油画中也必须有极重要的“视而不见”的部分。这些部分既为意境服务,又能给观众以美的享受。要“虚”而不虚,不空洞,不乏味;想表现辽阔的田野那边几间引人入胜的小小白屋吗?画面真正的主角是“辽阔”,要在这“辽阔”的形象上下功夫,那几间小白屋不过是折子戏《红娘》中的莺莺小姐。

    因为要追求具体形象的真实生动感,满足人们的欣赏要求,让他们乐于接受大胆的构思构图,我竭力想使观众感到大自然确实是如此有气势,如此丰富!作者总是将自己的费劲处藏起来,擦掉自己的劳动的汗水,奉献给观众的只是欣赏于享受!

    但诸多技法的创新并不等于艺术的创新,艺术归根还是只能诞生于生活,有感而发,有所爱而画,画被情催发,几乎忘了技法。作品,是作者与人民感情交流的产儿,在人民中起共鸣,这交流与共鸣应是艺术的实质,插在这个实质上的柳,多半能成荫吧。

    ……

    诗,书,画三绝是传统中追求的目标,三绝结合在同一幅画中更属综合性的艺术珍品,但这样的珍品实属凤毛麟角。其反面倒是画上乱题诗,诗情非画意,或误导了画境。……绘画是分割和利用平面的科学,画中任何一块面积都价值连城,不可轻易浪费。故传统画中的空白部分亦系整体构成中的组成因素,所谓计白当黑。

    不依赖文字的阐释,造型本身的诗意和意境如何表达,这是美术字的专业,这个专业里的科学性须待更深的挖掘。

    ……

    情生艺,艺生技,而技与艺其实不是一家人,血统各异,所以谈创新,基本立足点是意境之创新,思想之创新。人情各不同,作品千变万化,西方艺术重视个性独特,以模仿或近似他人作品为耻。中国传统中以临摹为普遍学习方式,终于画面都似曾相识,或千人一面,这成为中国画的主要景观。实质源于抄袭,抄袭再抄袭,抄袭是从艺之贼,是创造之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