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友,老师阮任成先生。My comrade in arms, teacher, Mr. Ruan

—— 张珊珊

我的战友,老师阮任成先生。My comrade in arms, teacher, Mr. Ruan
阮任成先生在海军

我是1969年参军到北京海军某部。刚穿上军装,戴上领章帽徽时,心里那个美啊,晚上做梦都会笑醒。在一次夜间拉练训练时,我摔倒了,送到医院检查,发现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按规定,我的身体不符合部队要求,连长找我谈话,通知我退兵,我感觉一下子掉进了深渊,忍不住大哭起来,坚决不离开部队。在我的努力争取下,部队把我留了下来。经过几个月的住院治疗,我重返连队。出院后仍需要继续服药治疗,我怕再被退兵,总是悄悄地吃药,表示我的病已经好了。

   1970年夏天,我们单位调来了一位新领导,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天,上级领导要来我们连检查内务,只见连长,指导员,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到我们宿舍来了,当时我正在宿舍准备吃药,见有人来,便把拿着药的手背到身后,等他们都离开宿舍后,我就去倒水。没想到这时有一个人返了回来,他问我:“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让我看看。”没办法,我打开手,他说:“哇,要吃这么多药?”我赶紧对他说:“小声点,保密!”他数了数我手中的药,对我说:“你一次大约要吃十公分长的药,一天吃三次,你算过没有,你一共吃了有多少公里长的药?”我听完哈哈笑了起来,告诉他,等我算好了再告诉他。我问:“你是哪里的,我怎么才能告诉你?”他笑笑走了。过了几天,站里开大会,宣布新来的领导——阮任成。我一看,这不就是让我计算吃了有多少公里长的药的那个人吗?还让他保密呢,我自己就直接泄密了。怎么办呢?我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着……,但过了很长时间,没有人过问这件事,我心里想,这人还不错,可信!这就是我和阮任成先生第一次相遇的故事。之后的几年里,我们一起工作,他成为我最信赖的领导。

过了几年,还是因为身体原因,我退伍了。脱下心爱的军装,离开北京,来到武汉某研究所工作。离开部队,一开始有很多不适应,也遇到很多问题不知该如何应对,我就给阮先生写信,讲了自己的苦恼。他给我回信,只有几句话,说这都是正常现象,只要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看完信,我想通了一些问题,不再困惑,安心努力地去工作了。又过几年,阮先生也转业来到武汉,他到我家里来看我。那时我正在生病,身体很不好,见到阮先生不禁哭了起来,阮先生就那么默默地坐着,一句话也不说,我哭着哭着,觉得没有意思了,便停止哭泣。这时他问我:“哭完了?”我点头,他又问:“你的病好了吗?问题解决了吗?”我说:“没有。”他说:“那哭有什么意义呢?有病治病,有问题想办法解决,退一万步讲,病治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即使明天就要死,今天也要笑着活,不给自己留遗憾。”听完这些话,我的心豁然开朗。他又对我说:“你还年轻,要抓紧时间多读书,学习,不要因小事荒废了自己。”他对我说的这些话伴随了我一生。我一次次和疾病搏斗,一次次战胜了死神。

八十年代初,国家建立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我报名参加湖北省首届高自考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习,三年后,我成为第一批毕业生中的一员。当我给阮先生打电话,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时,他单位的人对我说他几年前就调到北京去了,不知在什么单位。

1989年的春天,为了照顾年迈的父亲,我们全家调去新疆。之前曾托原来在一起当兵时的战友打听阮先生的消息,都没有结果。在新疆,因工作繁忙,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有点时间不忘读书,学习,画画。超负荷的工作,家务,学习,致使我心脏病发作,1996年我便提前退休了。退休后,我把大部分精力用于学习画画。1999年的夏天,一个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我问他是哪里?回答说是北京,我哈哈笑了起来,对他说:“开什么玩笑,不可能。”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我在北京除了一个堂哥外,再没有认识的男性朋友。电话那头说:“你听不出来了吗?我是阮任成。”听到“阮任成”三个字,那遥远的记忆中的声音才一点点想起来,算起来我们有近二十年没有联系。阮先生告诉我,他是在一次战友聚会上得到我的信息。我们在电话里谈了很长时间,当我得知他退休前是做计算机工作的,便想请他教我photoshop软件的应用,我想用电脑设色帮助绘画。阮先生听后高兴地答应了,1999年9月他乘火车从北京来到乌鲁木齐。

我的战友,老师阮任成先生。My comrade in arms, teacher, Mr. Ruan
阮任成先生在新疆

有近二十年没有见面,在火车站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阮先生。虽然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他的眼睛依然闪烁着睿智的光彩。这次在乌鲁木齐,阮先生看了我临画的6米长的“八十七神仙卷”铅笔草图。这幅画的原作有297公分长,30公分高,我在画册上看到的只有3公分高,30公分长。阮先生问我为什么不画正稿,我告诉他我还想把这幅画放大到10米长,那样看起来才有感觉,只是需要时间。我请他教我电脑软件的使用,等10米长的正式稿画出来后就可以画工笔重彩了。这样比画小样要节省很多时间。阮先生在乌鲁木齐待了二十天,我学会了photoshop的基本操作方法。阮先生问我画的这稿“八十七神仙卷”的依据是什么?我说是根据《徐悲鸿画册》上的一个图片画的,图片很小,我一点一点地放大,从1994年开始,到1999年画了5年,才画到六米长。要画到10米恐怕得再用一年的时间。因我看到的画稿太小,太模糊,很多地方是凭个人感觉来画的。阮先生鼓励我画10米长卷,他说:“事情要做,就要往最好做,临画一定要有根据,不能随心所欲,这样会影响原画的意境。”1999年10月阮先生回北京了。我开始在六米长画的基础上把“八十七神仙卷”放大到10米。大半年过去了,终于把10米长卷整理出来。2000年的夏天,阮先生给我寄来“徐悲鸿纪念馆”的“八十七神仙卷”的复制小图,小图有1米长。10公分高,但是比画册上的要清楚很多很多。我用放大镜比对着看,结果,我画的“87神仙卷”的所有细节都画错了。一切必须全部从头开始,重新画。后来在和阮先生的电话联系中,他问我有没有看过《中国绘画史》,还有石涛的《画品》及其他的一些绘画理论书籍,我说没有,因为乌鲁木齐的书店很少,我去找过,但没有买到这些书。阮先生便从北京给我寄来了一些书,有些书是他在电子书上找到后打印出来的。我一边学习,一边继续画10米长卷“八十七神仙卷”。

时间进入到2001年,10米长卷白描“八十七神仙卷”终于完成。当我进入电脑设色时,我才发现我学的那一点点操作知识根本完成不了这幅长卷的设色。于是,在2001年春节我带着画好的白描来到北京阮先生的家,我想请他到乌鲁木齐亲自帮我做电脑设色。他的家人问我需要多长时间,我心里没底,只说:“尽快,尽快。”春节后,阮先生和我一起乘火车到了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阮先生帮助用电脑设色打印,我这边进行重彩绘画,电脑里打印出来的色彩和实际绘画要求的色彩是有出入的,所以要不断地调整。我抓紧时间画,每天能画十个小时左右,到了夏天,画画进行到一半时,我因心脏病发作住院,出院后在家里休息。当时他家里人希望他能回北京,但阮先生坚信我能再拿起画笔,他没有离开。一个月后,我又开始画,到2001年11月底,十米长卷工笔重彩“八十七神仙卷”完成。

画完成了,阮先生问我接下来想做什么?我说:“很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梦,就是画东方女性组画,然后到北京国家一级展馆举办个人画展。因为画八十七神仙卷耽搁了好几年,现在应该是可以开始这个工作了。”阮先生听完后对我说:“东方女性是一个很严肃的主题,不是画美人图,随便起个名字,想是谁就是谁。要画就要认真地去画,各个方面都要有充分的准备,不能凑合。”他建议我到天津租房子住下来。那时我儿子在天津上大学,天津离北京很近,京津两地的文化资源很丰厚。需要什么都能尽快找到。他对我说:“事情想好了就要抓紧去做,不要拖。”就这样,2001年底,我和阮先生乘火车到了北京。我儿子在北京站接我,他已经在天津租了一个独单的小套房,他住过厅,我住卧室。“东方女性”组画就在这个四十多平米的房间里开始起步。

我的战友,老师阮任成先生。My comrade in arms, teacher, Mr. Ruan
阮任成先生在北京植物园

“东方女性”组画说起来容易,真正开始动笔却很难,我把提纲写出来用邮件传给阮先生,他提出修改意见后再传给我,有时他就乘城际列车到天津来和我一起讨论。他反复对我说:“1,东方女性不是美人图,不能千人一面,要画出每个人物的特点,气质和内涵,要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画出来,要能打动人。2,虽然是画工笔重彩,但一定不能匠气十足,要做到工笔不工。3,要有精品意识,每一幅画都是精品,画不到位的,宁可毁掉重画,也不能自欺欺人。4,文字上要严谨,所有的诗词典故都要有出处,画中诗词都要用繁体字,每一个字都要在新华字典上核对后才能写到画面上。”按照这些要求,我一幅一幅地画,有时为了找对合适的色彩,一幅画要画十几遍才能定稿,每幅画都要反复思考,反复看,只要是与画的立意无关的东西,再好看的也坚决去掉,直到无可再减,亦无可再加。

阮先生基本上每月来天津一两次,他把我画好的画带回北京装裱,还要去徐悲鸿纪念馆联系各项画展的事情,一个近70岁的老人,不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夏日的是酷暑,背着一个画筒,拿着资料在京津两地奔忙。后来在徐悲鸿纪念馆展览的时间定了下来,他又忙于宣传资料上图片的选用,文字的校对和展览前言的撰写。这篇文章是这样写的:“在我国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涌现了成千上万的女性代表人物,她们勇敢,坚强,聪明。智慧,善良,美丽。可是在长期以夫权为中心的封建时代,只能以自己的忍耐,宽容,抗争,苦苦地去追求幸福和希望。她们以女性特有的方式演绎着悲欢离合,错综复杂的经历和动人的故事,共同组成了中国女性,即东方女性形象的绚丽夺目的人物画廊。张珊珊女士以其特有的风格,在一个如此小规模的展览中浓缩和精炼地将东方女性呈现在观众面前,既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可以看到画作者的良苦用心。

此次东方女性的专题画展中,四十多幅画分成了几个板块:壁画人物,历史人物,神话传说,戏剧人物等。有开天辟地,补天造人的女神-女娲,有一代女皇武则天,有识大体,顾大局的西施,王昭君,貂蝉,有强忍悲痛,奋勇出征的杨门女将,有才华横溢,留下千古诗篇的蔡文姬,李清照,苏蕙等等。作者运用自己的画笔,精心创作,不但使每幅作品让人感受到美的享受,更重要的是在每幅画上赋予人物以深刻的内涵。让我们走进历史品评一下东方女性组画吧。”画展于2003年3月8号在徐悲鸿纪念馆开幕,徐悲鸿先生的夫人,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先生剪彩并讲话,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为画展题词,浙江中国美院国画系主任程宝泓先生,新疆美协主席哈孜.艾买提先生寄来了贺词,黄均老前辈发来贺电,等等。在和廖静文先生拥抱的那一刻我流下了眼泪,站在麦克风前,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我梦想了多少年,多少个不眠之夜,经历了多少困难,委屈,今天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展览非常成功,画展结束后,我就住进北京安贞医院,更换心脏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住院期间,我一直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很多朋友对我说,现如今工笔仕女画的行情很好,让我就着画展的热劲儿,画一些市场上好卖的仕女画。听到这些,我不免心动,办画展,做手术花了不少钱,不如画些商品画去挣些钱。我对阮先生谈了这个想法,他没有说什么,过了几天,他送给我一本书,名为《米勒》,说等我看完了我们再讨论。这本书我连着看了两遍,很多地方做了摘抄。书里米勒讲得每一句话都震撼我的心,其中有这么一段,‘’米勒说:“我宁愿不发一言,也不愿意讲得有气无力,半死不活”他的思想像个作家与实干家一般,不以自己的作品来讨人喜欢,而是以思想与意志来感动人,并且以此作为自己终身抱负的一种伟大睿智的艺术家思想。米勒说:“艺术的使命是一种爱的使命。”为了养自己的绘画,米勒也画过他深恶痛绝的巴黎那些庸俗女郎,但他很快意识到这相当于是自己在走绝路。一旦意识到问题所在,他就宁愿清贫,而只照艺术的纯粹路线走。‘’看完这本书,我已经明白该怎么做了。我对阮先生说,不画商品画,而是继续向前探索,创作新作品。阮先生听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我放弃了工笔重彩,180度大转弯,向焦墨大写意转型。

转型是很艰难的,我向画界的老师请教,他们让我到书法中去找出路。我停止画工笔画,开始练习写毛笔字。这时阮先生对我说:“想要追求纯粹的艺术,就必须要有纯洁的心灵,想要让自己的画上一个台阶,还要练画外功,不仅仅是写毛笔字,还要从文学,音乐,舞蹈,歌剧等多种艺术中去学习,寻找和培养自己的审美情趣和美学意识,同时要到大自然中去,大自然是最好的色彩老师。”阮先生给我送来了中外古典音乐的cd碟,那时央视5套每天下午5点播放《经典》栏目节目,这个栏目里有芭蕾舞剧,歌剧,音乐剧等剧目,我下午忙于写字看书,阮先生就在他家里帮我把这些节目录下来送来让我晚上看,有时我还要看有关各种舞蹈的光碟,看一些经典的电影。那时我就像一个走在荒漠中的人看到一片绿洲那样,拼命地吸收其中的营养。有时阮先生会约上几个朋友,我们到北京的各个公园去观赏,游玩,去美术馆看展览,去琉璃厂各个画廊,去798,宋庄等地看画。按照阮先生的话来说,这是在进行“美学”的素质教育,搭建“美”的平台,为将要进行的创作铺路。看上去我每天都没有画画,但一年后我成功转型,由工笔重彩转向焦墨大写意。2005年八月我在北京炎黄艺术馆举办了“姹紫嫣红-张珊珊个人画展”;2006年夏天在北京荣宝斋举办了“张珊珊个人画展”;2008年作品“神灯”获得奥林匹克书画大赛特等奖;2009年初参加中国第5届实力派画家赴韩书画展……,这么多次的展览,活动,无不凝结阮先生的心血。这就是我的战友,老师,他虽不曾教我绘画的技能,但他却教我如何获得一颗“美的心灵。”

本文转载自萤冰斋,该文为原创内容,代表萤冰斋创作观点。

(32)
上一篇 2022年1月4日 下午5:29
下一篇 2022年2月16日 下午3:20

相关推荐

  • 喝茶有感

    —— 张珊珊     前些年,我儿子去黄山出差,回来时带回两包茶叶。其中一包送给了我父亲,他喝后赞不绝口。可我冲泡后,感觉又苦又涩,很不好喝,便把它搁置一旁。也…

    2021年1月2日
    3
  • 花(一)

    —— 张珊珊 我一生历经坎坷,受尽病痛的折磨,就是这些艰难困苦坚定了我学画的决心。世俗的丑恶,更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善美。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即到古稀之年,回望来路,不见坎坷,只见山花…

    2020年10月23日 绘画有感
    144
  • 心路(之二)

    1989年初,为了照顾父亲,我从武汉七零一所调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老龄委。换了地方,换了工作岗位,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工作忙,家务更忙,我只能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练毛笔…

    2019年4月1日
    0
  • 珊珊的故事

    珊珊从小就很爱画画,常常描摩看过的小人书中的人物,但珊珊又特别贪玩,课外玩的时间她是一点都不肯浪费,睡觉前又想看课外书,那么什么时候画画呢?她想了一个好办法,上课的时候画。上课时老…

    2019年4月1日
    0
  • 心路(之一)

    1987年,那时我还在武汉中船总公司第七O一研究所工作,参加了当时中船总公司神剑文学艺术学会七院分会。1988年的秋天,神剑学会七院分会在无锡举办国画研讨班,我有幸参加了这一期的国…

    2019年4月1日
    0
  • 假如给我三天健康

    女画家张珊珊自幼身体就不好,连她自己都很难说清楚自己得过多少病,她最近一次的出院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出院诊断为:心律失常、阵发性室速、体内植入ICD除颤器术后,心功2级、周期…

    2019年3月31日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6条)

  • 冰山丽影
    冰山丽影 2022年2月12日 下午4:35

    文字如人。认识珊珊姐已经十几年了,她善良,坦诚,纯洁,热情。尽管身体不好,但始终坚强开朗,笑对生活。就像一个小宇宙,给人以强烈的光和热,点燃了自己,也温暖了别
    人……
    文中的阮任成先生我也认识,当然是通过珊珊姐。这是一个睿智博学,沉稳宽厚的人。他和珊珊姐长达半个多世纪相交相处的点点滴滴,令人在感动感概之余,不禁生出一种由衷的敬佩和羡慕之情……
    人生能有一知已,足矣。无私的,始终如一的友情更是弥足珍贵。如果说珊珊姐的成功在于勤奋加灵性,那么阮先生的一路帮扶就是其动力。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弱化物化了,仰或亲情友情爱情都爱莫能助,而这种纯洁无求的战友情怎么能不令人动容……
    良师,益友,兄长般的宽厚。珊珊姐能有这样一位战友,朋友该是何等的幸亊!祝愿阮先生与珊珊姐保重身体,安康幸福!花

  • Sam Wurst
    Sam Wurst 2022年3月7日 下午12:35

    Attractive part of content. I just stumbled upon your web site and in accession capital
    to claim that I get in fact enjoyed account your blog posts.
    Anyway I will be subscribing on your feeds or even I
    success you get admission to consistently quickly.

  • Terrence Edgley
    Terrence Edgley 2022年3月8日 上午7:58

    We are a group of volunteers and opening a brand new scheme in our community.

    Your website provided us with useful information to work
    on. You’ve done an impressive activity and our entire group can be
    grateful to you.

  • Edison Coghlan
    Edison Coghlan 2022年3月8日 上午8:04

    Definitely believe that which you said. Your favorite reason seemed to be on the internet
    the simplest thing to be aware of. I say to
    you, I certainly get irked while people think about worries that they just don’t know
    about. You managed to hit the nail upon the top and also defined out the whole thing without having side-effects ,
    people could take a signal. Will likely be back to get more.
    Thanks

  • spinalhub.win
    spinalhub.win 2022年3月9日 上午4:53

    You could certainly see your enthusiasm in the article
    you write. The sector hopes for even more passionate writers such
    as you who are not afraid to say how they believe.
    All the time go after your heart.

微信
微信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返回顶部